名字而已无所谓

龟速更新

葆你浮生皆若梦(小番外?)

洪正葆x罗浮生

*非亲情*

*ooc*

*慎入*

罗浮生刚到洪家的时候特别没有安全感,洪正葆出于对罗浮生可谓是关怀备至,一日三餐亲自过问不说,还会陪着罗浮生睡觉,每每小浮生从噩梦中惊醒时都能看见洪正葆在旁边温柔的为自己擦去额角的汗水。每见到这一幕,罗浮生都会感觉心里酸酸的,他觉得自己是寄人篱下,别人对他的好总让他觉得是自己偷来的。所以在小洪澜跟自己抱怨过洪正葆对他比对自己都好之后,小浮生懂事的让义父去陪洪澜妹妹,洪正葆抵不过洪澜的撒娇,又看罗浮生如此懂事,于是只好先去将洪澜哄睡着。等到安顿好了洪澜已经是深夜了,洪正葆以为罗浮生应该早就睡了,但还是不放心的去看了看,但却看到了令他心痛的一幕。小浮生一个人坐在窗台上,缩成小小的一团眼睛盯着外面的月亮,在月光的映衬下,洪正葆看见了罗浮生脸上的泪痕。他放轻脚步走过去,但还是惊动了小浮生,他想受了惊的小兔子一样慌张的擦干自己脸上的泪,从窗台上下来规规矩矩得站好乖巧的叫了一声“义父。”洪正葆看着罗浮生光着的脚眉头一紧将罗浮生一把抱起放到床上。自己则坐在床沿将罗浮生揽入怀中轻声细语的问“想你爹了?”“嗯。”小浮生闷哼了一声但随即又觉得不太对便急忙解释“不、不是那个意思,义父带我很好,浮生觉得很满足了。”洪正葆感叹于罗浮生的懂事,也对这个孩子得敏感感到心痛,罢了慢慢来吧。“浮生啊,我既然把你带回了洪家,你就是我的孩子,虽然你叫我义父,但我对你和对洪澜是一样的,你看今天洪澜还嫌我偏心呢,所以啊,别想太多,男儿有泪不轻弹,只因未到伤心处,这人难受的紧了都是会流泪的,哭不丢人,在义父面前哭更不丢人。”一番话下来,小浮生好不容易忍住的泪意又翻了上来,偏偏还倔着不肯哭出来,洪正葆无奈的笑了笑,看来是骨子里带的,随他去吧。自那以后罗浮生对这个义父多了些依赖,有时也会撒个娇胡闹一下,洪正葆看在眼里,喜在心里。许多年后洪澜发现已经二十多岁的阿福哥居然还要自己的父亲陪着睡,表示十分的惊讶。终于有一日在吃饭时问出了这个心中的疑惑,正在喝汤的罗浮生听了一口汤呛住了,整个人都变红了,洪正葆坐在一旁嘴角微微上扬,不回答只是默默吃着饭。旁边的小丫头还傻乎乎的提醒她,说老爷和少爷不是一直如此嘛,洪澜认真的回想了一下发现真的如此,也就不再问了。

       但是,直到某一日,她发现罗浮生房间里有响动,于是过去一听,落荒而逃。

        洪澜:自己的爹把义子拐上床了怎么办,在线等挺急的。

洪正葆x罗浮生

想写洪正葆x罗浮生!!!!!!
就是亲情向想看义父宠的生哥作天作地也许还有sp。
谁来阻止我
没人我可要写了!!!!!
啊啊啊啊!!!!!!!

占tag致歉

许你一生一世一双人得更新,大家是希望这周更个短的还是下周再更呢?




高三党求原谅,天天晚自习到九点,周六还要补课真的更文困难,但还是会尽力更新的,感谢看我文的小天使们的喜欢,多多体谅(>﹏<)

许你一生一世一双人

*ooc预警*
*封建婚姻预警*
*就是要甜*

―――――――――正文―――――――――

       虽说男娶男嫁已不是什么新鲜事,但两个人均
是玉树临风也是引来不少人驻足观看,夜尊还隐约
听到不少人在窃窃私语“我就说嘛,像沈公子这样的人得娶个什么样的妙人啊,如今看来娶得这位配得上。”“是啊是啊,只是不知他娶得这位是何许人也,仪表堂堂气度不凡应是富贵人家的公子啊,可我怎么没见过呢?”“那是夜家的大公子,听闻是身体不好所以不常出门”“看起来确实面色不好,真是个可怜人啊”“哪就可怜了,如今嫁给了沈家公子什么样的病养不好”说者无心,听者有意,沈巍刚刚拉人上马时就觉得这人轻飘飘的,抱起来也是一把骨头,说来是该给这人好好补补了。殊不知,夜尊这会脑子里想的全是小时候自己和母亲生活在几乎见不得阳光的偏院里,只有两个母亲的陪嫁丫鬟在一旁帮衬,其余都要亲力亲为,母亲又身体不好,只能自己来。两个丫鬟后来也被姨娘给了银两放出府去了,说的是年纪不小了不能拘着她们一辈子,可他和母亲都知道,就是在故意为难他们母子。打那以后只有夜珮和夜衍偷偷的来看过,有时还回顺带给他们带点吃的和用度。想起这些夜尊就对那个父亲充满着恨意。沈巍也察觉到夜尊的不对劲,凭着一颗七窍玲珑心把夜尊的心思猜的七七八八,脸上的笑越发温柔,把怀里的人又往紧箍了箍在耳边轻声说道“都过去了,我说了会给你一个新的活法”话毕还轻轻咬了一下夜尊的耳朵,这下夜尊的脸可是红了个彻底,而注意到这个小动作的路人都不好意思的别过了头,有的似乎还在和身边人絮絮低语着。夜尊更是不好意思的低下了头,沈巍看着怀里的人的反应十分满意朗声大笑。不一会就到了沈府,沈府里一众宾客早已到来,看见沈巍牵着夜尊进来纷纷抱拳贺喜,沈巍一一回应,走到正堂沈母端坐在堂中一脸慈祥的看着两人进来。这时一旁的证婚人大声念出了婚书上的证词——

      
       “两姓联姻,一堂缔约,良缘永结,匹配同称。看此日桃花灼灼,宜室宜家,卜他年瓜瓞绵绵,尔昌尔炽。谨以白头之约,书向鸿笺,好将红叶之盟,载明鸳谱。”

“一拜天地——”

“二拜高堂——”

“夫妻对拜——”

“礼成——”

“送入洞房——”

 两人在众人的簇拥下进了新房,房内有两个丫鬟,沈巍开口介绍“这是汐儿和玥儿,以后就由她们两个伺候你。”两个丫鬟也十分伶俐上前请安“见过夜公子。”沈巍对夜尊解释道“我还要出去应付客人,你若累了就先歇息吧。”又转头对两个丫头吩咐“照顾好夫人”说夫人的时候还对夜尊坏笑了一下,收到了一记白眼以及一个脸红了的夫人。待沈巍走出去夜尊还对着门口恍惚了一会,两个丫头似是觉得这个公子面善得很竟打趣了起来“少爷才出去夫人便这么想啊,那以后少爷若是要去外地打理生意可怎么办啊”另一个也跟着附和“少爷去外地定是会带着夫人一起的,怎么舍得夫人独守空房呢”说完便笑作一团。夜尊有些局促不安,但他也不是什么等闲之辈“看来你们家少爷脾气很好啊,你们竟敢这样打趣”“少爷待人好得很,从不苛责家里的下人”“那他,待所有人都是如此吗?”“是啊”原来是这样,也罢,两人才见过几面哪里来的情意呢。两个丫头是何等精明,看夜尊有些怅然若失,便大概知晓了他心中所虑“夫人不必多虑,我们从小跟在少爷身边,知道他是怎样的人,他对夫人的好与旁人是不一样的”“就是就是,而且我们少爷若是不喜欢,是断断不会娶的”夜尊见自己的小心思被识破了有些不好意思了“我、我可没那个心思。你们别瞎说”两个丫头看他不好意思了也没再多说只是躲到一边去偷笑还嘀咕着自家少爷娶的这位男妻有多好看。夜尊实在是没法当做没听见只得硬着头皮开口问“那个,有吃的吗?我有点饿了。”“有,当然有少爷特地吩咐备下了。”不一会桌子上便放满了点心,都是他爱吃的,小的时候那个人常给自己带的。夜尊有些狐疑沈巍如何知道自己喜欢吃什么的。不过天大地大吃饭最大的夜尊很快就把这件事抛诸脑后,狼吞虎咽的吃起来,旁边的丫头贴心的递上茶水夜尊还含糊不清的说“谢谢”“夫人客气了,你多吃点,今晚可有的忙呢”夜尊一开始还没反应过来她说的是什么,待反应过来后脸一下子爆红然后就是好一顿咳嗽。应付完客人的沈巍一进屋就看见了这个场景,连忙上前安抚,又是递水又是拍背,还不忘说教他“吃得这么急做什么,又没人跟你抢”语气里是藏不住的关怀,看见夜尊没好气的瞪了他一眼后,又看见两个小丫头在一旁偷笑,无奈的笑了笑“你们两个啊,真是越来越没规矩,哪天定要给你们一顿板子你们才老实。”两人也知道少爷不过是吓唬她们但还是配合的乖乖认错“是,我们知道错了,不该戏弄夫人,还请夫人原谅。”沈巍满意地点点头揽住夜尊说“夫人说句话,嗯?”夜尊刚缓过来,只得开口说道“好了,没关系的”突然沈巍一把将夜尊抱到自己的腿上还死死扣住他的腰不准他乱动,用暧昧的语气在他耳边说道“那我们是不是该干正事了,我的夫人……”两个丫鬟见状相视一笑识趣的退了出去

道歉信?

占tag致歉,明天开学升高三所以更文会慢,我尽量保证周更,希望看我文的小仙女们见谅。

许你一生一世一双人


*ooc预警*
*全新背景*
*一切为了甜,面面是用来宠的*

本章大概就介绍了一下背景篇幅有点大

     元和年间,思想开放,不少的地方渐渐盛行娶男妻。最开始都是你情我愿,可后来不知怎么有了传言,娶男妻可让家门兴旺,而在那个男尊女卑的时代,更是有不少人认为,娶男妻比娶女妻显得更加尊贵,于是娶男妻变成了各个豪门贵胄相互攀比的机会。每每到了谈生意的时候,身边带一个长得亭亭玉立又能说会道还有着不错家世的男妻也成了相互谈判间的筹码。这一来二而去的,家族间的和亲也就成了常事,只是苦了断送于此的一对对鸳鸯,生意场上哪来的真情呢?不过也有例外……
     沈家和夜家是林城有名的两大家族,都是生意场上的风云人物,可偏偏这沈家大公子沈巍只有20岁出头,传言说是貌若潘安、颜胜宋玉。可只要是和他见过面打过交道的无一不对此人啧啧称奇。传言这沈家早年间是沈巍的父亲在打理,可在沈巍十二岁那年他父亲突然病逝,诺大的家业就落在了沈巍一个人身上,正当大家打算看着沈家没落夜家独大之时,沈巍竟把沈家的产业做的越来越大风头甚至盖过了夜家。夜家也着急了,开始在明里暗里给沈巍使绊子,可偏偏就一次都没成功,反倒是差点把自己搭进去。按理说此等人物想结亲的人怕是早就把门槛踏破了,当然确实如此,但是被一一谢绝。后来这沈家大公子对外宣称,自己已然有了心上人,只是时机未到所以还没提亲,所以不要再上门求亲。
再来说说夜家,夜家不似沈家只有沈巍一个独子,夜家是家大业大。长子夜尊是夜家老爷的原配所生,但这个原配出身低贱,连带着连夜尊也不受重视。二公子夜衍、三小姐夜珮是夜家老爷的二夫人所生,这个二夫人也是林城的生意人家的大小姐,虽比不得夜家但也是身名显赫的,跟何况这个二夫人长的不仅漂亮更始有副好嗓子,那一开口真比黄鹂鸟的声音都婉转。可夜家老爷到底是年老了,又有沈家在压着,夜家的生意是一年不如一年,于是夜家欲与沈家结亲。
挑了个吉日,夜家老爷亲自上门欲将自己的女儿嫁进沈家,沈巍坐在堂上闻言手上一顿复又轻啜了口茶说“我说过了,我已有心上人。”夜瑄没想到沈巍会不同意,心下有些疑惑,但又不肯放弃干脆咬咬牙说“如若沈公子也想娶男妻进门那我可以将我的次子与女儿一起嫁入沈家。”沈巍此时方才看了夜瑄一眼问“你当真愿意把你的儿子嫁进沈家?”夜瑄一听此事有回转的余地连忙答应“自然愿意,能与沈家结亲是我们的荣幸啊。”“好,我答应了,明日上门提亲。”夜瑄见他答应了,忙起身作揖。“不送”沈巍淡淡的下了逐客令。夜瑄也不介意从善如流的离开了。夜瑄离开后,一位老妇人从堂后走出“巍儿,你当真要娶夜家的二公子?”“母亲身体不好,怎么来了也不说一声,身边的人也不懂规矩”沈母见他不回答自己只是怜爱的看着自己这个小小年纪久受尽苦楚的儿子说到“你父亲去的早,家里的生意都靠你一个人,不知你受了多少的明枪暗箭,我这个做母亲的也不能帮衬一二,辛苦你了。我是真的希望你能找一个起码真心对你好的人陪着你,你就不至于如此辛苦了。”“母亲放心吧!”沈巍对着自己的母亲莞尔一笑。沈母不再说什么了,任由沈巍扶着自己回屋。
第二日,沈巍上门提亲,见夜家众人都坐在堂上等着他,沈巍扫了一眼,看见了一个脸色有些苍白似乎还挂着淤青身着一身白袍的人,此人就是夜家大公子夜尊。他没和夜瑄寒暄,只说了一句“我沈巍想娶你夜家大公子,夜尊。”话一开口语惊四座,尤其是夜尊和夜瑄。”“我不嫁!”更令夜瑄没想到的是夜尊竟然如此无礼的拒绝了,再一想到他平日的种种怒火中烧,上去边将夜尊踹到在了地上,还一边踹一边说“逆子,谁让你如此无礼”沈巍见状眉头一皱,上去一把推开了夜瑄将夜尊护在了自己身后说“夜老爷,夜尊虽然还没进我沈家的门,但我好歹是他未来的夫君,你当着我的面如此,时否有些不妥”夜瑄缓了口气说“沈公子您也看到了,我这大儿子顽劣不堪怎能入得了你的眼。”“夜老爷,莫不是想反悔。”“这…..自然不是…..”“那就好,三天后便是好日子,他什么都不用带也不必准备,我会为他打点好一切”不等夜瑄说完沈巍便打断了他。然后回身扶起夜尊说“我有些话跟他说,此事就这样定了”说完将夜尊带到了门口“你在夜家受尽委屈,你若嫁我我便给你个不一样的活法”夜尊本来是冷眼相待的闻言一脸不可置信的看着沈巍“当真?”“当真。”沈巍看着他,他亦看着沈巍。一约既定,万山无阻。
三日后,他穿着红色的婚服戴着红色的发冠,看着沈巍牵着一匹枣红色的马在门口等着自己,后面是长长的迎亲队伍。见他出来了,沈巍报以了一个让人安心的微笑,侧身一跨就上了马,对他伸出了手。夜尊把手小心翼翼的递到他手掌中,那人用力一拽便将他稳稳地带到了马上。沈巍双手自腰的两侧穿过握住了缰绳同时也紧紧抱住了他。两人缓缓的想沈府走去。沈巍在夜尊耳边说道“你一个七尺男儿,我若是八抬大轿娶你来岂不是羞煞了你。”夜尊没想到他将会思虑的如此周全,心里顿时觉得一股久违的暖意绕上了心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