名字而已无所谓

龟速更新

挽枫起舞

暗夜罗x战枫

夜,静的可怕。
暗夜罗往日妖魅的眼如今失了神采,空洞的看着自己微微颤抖着的还带有血迹的手,这是那个人的血。
刚刚看着那人慢慢滑落的身影他往日的冷静全部被惊慌驱走,他把自己的内力源源不断的输入可那人依旧没反应。昏迷的战枫也是好看的,脸色虽然苍白,但嘴唇是鲜红的,是被血染红的,那双有神的眼睛紧闭看上去没有一丝痛苦好似只是睡着了一般。可他无暇欣赏,他发了疯的咆哮叫弟子立刻去山下寻名医,一个晚上过去了,几个自诩神医的人还是没让那蓝衣少年有丝毫起色,暗夜罗气的把所有人打入了大牢。暗河宫上下皆是诚惶诚恐生怕一个不小心招惹了这位活阎王。好在上天有好生之德,暗河宫多年收集的珍贵药材不要钱似的往战枫身上扔,终是保住了命脉,只需静养就好。这下暗夜罗的心总算放下了,暗河宫上上下下也总算松了口气。日日守在战枫身边贴身照顾,盼望着他能早日醒来。可是榻上的战枫却不怎么好过,他觉得自己好似醒着又好似睡着
,儿时与如歌一起练剑习武,这个爱穿红衣的小姑娘总是喜欢跟在自己身后,自己虽然嘴上嫌弃心里却很开心,自己生病时师父整日整夜的守着自己,自己受伤的时候嘘寒问暖,自己得知将要与如歌成婚时的喜悦,这一幕幕不断的浮现在脑海,可转眼间暗夜罗的身影出现在眼前,他告诉自己师父是自己的杀父仇人,害得自己杀了师父弃了如歌,梦及此那双好看的眉蹙了起来。
暗夜罗见塌上的人有了反应激动的不能自己,他努力控制自己的喜悦,小心翼翼的握住了战枫的手,温柔的唤着

“枫儿?”

他看见战枫的嘴唇翕动将耳朵靠近去仔细的听

“歌儿…………师父……是我错了……错了”

暗夜罗的脸色瞬间沉了下去他只觉得胸口有火在烧,气愤的甩袖离去。转身离开的他并没有听见那声细微的

“舅舅”

暗夜罗快步走至山崖边不顾一切的怒吼“烈如歌!我暗夜罗若不杀你,誓不为人!”吼完又颓然一笑,杀了她又能怎样呢?杀了她,枫儿也不会忘了她。暗夜罗啊,暗夜罗啊当年你留不住冥儿如今又留不住枫儿,这么多年了还是如此没用……他望向远方嘴角挂着苦笑
几日后战枫才悠悠转醒,起身未看见那抹红色身影心下竟然有些失望。直至侍女进来对他说“枫少爷您总算醒来了,宫主一直在旁边照看您,刚刚有事要处理才离开了”不知为何听见这话战枫竟然有些高兴,可面上依旧是冷冷的看不出任何感情。不一会儿暗夜罗便知道了战枫醒来的消息,带着大夫连忙赶来。战枫有些好笑的看着匆匆忙忙赶来的暗夜罗嘴角不自觉上扬,不过也只是那一瞬。在大夫的再三确认下暗夜罗才算是放下心,他吩咐侍从带着大夫去领赏,遣退了所有人后,屋内只剩他们二人,空气中安静的有些尴尬。这时战枫开了口“放过如歌”语气还是一如既往的冷,只是仔细听能察觉到一丝不安和一丝祈求。暗夜罗闻言拼命压抑的怒火有一次充斥了大脑 他猛地站起来怒视着床上的人。那人不看他,不知是因为心虚还是其他。战枫见他没回应又一次开口“什么条件都可以”暗夜罗怒极反笑“条件?你有什么资格跟我谈条件?”“我……”“你就这么放不下她?”又是良久的沉默,暗夜罗深吸一口气像是下了很大决心似的“好,我答应你,只要你无条件的服从我……”“……好”战枫犹豫了一下答应了他。可暗夜罗忽然间就吻了上来,霸道而不容抗拒,战枫正欲抬手反抗,暗夜罗在他耳边说到“别忘了你答应我的”战枫正在抬起的手一顿,又缓缓落了下去。

评论(12)

热度(2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