名字而已无所谓

龟速更新

孽缘10


  前尘往事而已,忘了罢,张启山你放过我,我也放过你,你我从此便相忘于江湖吧......

     冷,又是冷,张日山已经记不清他被抓来几日了,为了清除门中的叛徒他只身一人独闯敌营,谁料想竟中了计。“混账,你这么做对得起门主吗?枉他如此信任与你,你竟背叛他”“张大人,哦,不对是夫人,人不为己天诛地灭,他张启山何德何能让这么多人为他肝脑涂地,不过很快我就会取而代之的,而你依旧是夫人,不过是我的夫人......”“你休想,门主是不会让你得逞的,我就是死也不会跟你这么个混蛋”“好啊,那我们拭目以待”再然后,他便没了知觉,醒来就只觉得冷,浸入骨子里的冷......他的门主,他的夫君此刻到底在哪,他既希望他来,又望他别来,来了就是万劫不复。张日山难以置信的看着躺在地上的自己,这是哪里,发生了什么?难道。。。这就是门主的夫人吗?为什么和自己长的一般无二,果然了,自己果真就是个替代品,他苦涩的一下,心里一阵抽痛。“起来吧!夫人,你的夫君来看你了”领头的士兵阴阳怪气的说道。张日山赶忙跟了出去。只见外面尸横遍野,血流成河,院子里围满了张启山的精卫,张启山站在人群最前面眼中的愤怒不用言说。“张启山,你看好了,这可是你挚爱的夫人呀!你不打算救他吗?”“直说吧!你想要什么?”“够痛快,我要你门主的信物还要九刹令的令牌然后当中把你门主的职位让给我,之后嘛。。。。自尽。。。”“你欺人太甚”张日山拼命的挣扎起来,却被一下击倒。“嗬,你以为他是谁,我犯得着为了他放弃我一手建立的九寂门,还要在你这个人渣面前自尽,你真是太看得起他了。。。。。。”突然只见空中闪过一到白光,紧接着就是喷涌而出的鲜血。张日山眼见着这个和自己长的一般无二的人倒在血泊中,眼角还挂着晶莹的泪,他仿佛能读懂他的心一般,他知道他不愿自己的心上人为难,他也知道,他不愿再听见决绝的话语从他口中说出,原来他们真的那么相似,难怪门主对他那么好,不过是自己沾了那人的光罢了。“啊”张日山只觉得头像要炸开一般痛,许多画面一幕幕浮现在脑海里,是他和门主的,他们少时一起练剑,后来一起仗剑走天涯,直到之后两人相爱,最后的最后便是刚刚那一幕。他猛地睁开眼睛,两行热泪夺眶而出,呵,自己竟是他那魂牵梦绕的人,就是那个暗卫所说的夫人,真讽刺,兜兜转转自己竟然还是逃不开他。。。。。。
    床上的人缓缓睁开了眼,眼中是说不尽的悲凉,张启山赶忙上前“日山,你怎么样,你听我解释,我当时那样说是为了抱住你,在找机会救你,你相信我,我爱你呀!”“门主,您不用解释,我都懂,只是我现在一下知道了这一切,有些无法接受,请您给我一些时间。。。。。。”“好,我等你,你一定要记住,日山,我,是真的爱你”
    张日山知道,当然知道,那份感情来的那么炙热,那么轰轰烈烈,只是那些不愿回首的过往,总是会刺痛他的心,不是放不下,是不知如何放下,若他不知这一切,他尚且可以在张启山霸道的爱意中沉溺一辈子,可如今他知道了,却无法面对......
     “门主,不好了,夫人他......走了......”张启山脑中的弦一下子崩断了,果然,他不会原谅自己的。“但是.......夫人留了一封书信....”“什么书信,拿来,快点!”张启山展信一看――
门主亲启:
         日山承蒙门主多年的教导与照顾,实不愿再为门主徒增烦恼,日山深知门主的恩情日山此生无以偿还,只愿长年守护门主平安,门主,无论如何,日山总会默默守护着您,以偿门主的恩情。
                        ――张日山
张启山启:
          启山,我爱你,真的爱你,像你爱着我那般爱着你,也许那些记忆不过是些前尘往事,实在是无需挂怀的,日山很想放下,可又不知如何放下,相濡以沫也不如相忘于江湖,张启山,你放过我,我也放过你,我们便就此相忘于江湖。
                          ――日山
“嗬,好一个相忘于江湖,好一个放过你,既如此,那我便放过你罢......”
     残阳如血,乌鸦站在枝头声声哀啼,张启山站在崇文楼的顶端,双眼含泪,嘴角却挂着一抹浅笑......




    日山究竟会不会回来,两人能否再续前缘......



sorry――sorry――sorry――sorry――我是道歉的分割线――――――我又拖更了我错了π_π

评论(3)

热度(18)